环球新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、国际资讯

逛集市、贴对联、走亲戚,家乡里的年味,你那里还有吗?

2021-01-26已围观 8 次来源:互联网编辑:环球新闻网
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”。

一年一度的春节将近,年味也越来越重,但随着年龄的增加,真的感觉年味越来越淡,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期盼着过年了,但不得不说,对于过年还是有自己的期盼的。

一年到头,过年总是自己最期盼的时候,因为春节一年只有一次,这就意味着很多在春节期间才有的活动也只能每年有一次。所以说,无论何时过年都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。我们在一年一年中长大,父母也在一年又一年中老去。

时间在流逝,岁月在改变,变不了的是人与人之间的那一份温情。正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常在,所以使过年更有味道。本篇文章,在这里我就想和大家聊一聊,我眼中的年味。

如果问,我眼中的春节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我第一反应就是和妈妈逛农村集市才开始有的年味。因为和妈妈生活在城镇,所以说,没有机会去逛农村集市,但是一到过年就不同了,因为过年的时候,很多农村人会带着家里的年货到城镇的集市去卖,赚一点过年的零花钱。

这时候,是妈妈最开心的时候,只要这样的集市一开始出现,我就开始和妈妈一起采购年货了,可不要小瞧了这样的农村集市,虽然说,它只是真正农村集市的一种缩影,但是也可以用“应有尽有”来形容了。

一条街,从南到北,有卖猪肉的、有卖排骨的、还有卖牛羊肉的、这些不算稀奇,最稀奇的是,还有卖农村的散养鸡蛋的,总之,真的是应有尽有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这些农村人弄不到的年货。

所以,像妈妈这个年纪,以前生活在农村,现在搬到街里来住的妇女,都特别喜欢逛这样的集市,妈妈曾跟我说过,这样的农村集市很有小时候和妈妈赶集的味道,现在妈妈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姥姥了,她已经七十多岁了,再让姥姥和妈妈一起逛这样的集市已经不太可能了,但是当我和妈妈一起逛集市的时候,总感觉有一种温暖在代与代之间传承。

集市上来卖货的也大多是农村人,他们农忙的时候忙于做农活,现在到了冬季好不容易可以好好休息了,但是,为了过年的时候可以多一点零花钱,就把自己家的“土特产”拿出来卖。这些土特产有的是家里太多吃不了,也有的是自己都舍不得吃,拿出来卖。

可是,很多城里人在讨价还价的时候,还对人家的农产品指指点点,这时候就有点让人感觉到不舒服。但是,大多数城里人还是像妈妈一样,知道大家一年到头来都不容易,这么冷的天,他们从乡下赶到街里也非常不容易。

所以说,有时候宁愿自己亏一点,也要帮帮这些人。每次和妈妈年前赶集,总能收获满满,能买到很多以前平常吃不到的好吃的,又能见到很多平常见不到的新鲜东西,感觉到很满足,很有年味。

每年大约都是在小年前后,这一条街仿佛一夜之间就会出现,最开始可能只有几家在卖年货,后来陆陆续续人就多了,人多的时候,这条路不得已都得被封上。

这时候,如果妈妈买东西很多的话,也不得不让爸爸把车停得远远的,否则真的是“水泄不通”。每次都能和妈妈“满载而归”,看见自己和妈妈“抢购”的各种年货,包括小鸡、带鱼、瓜子花生等等,满满的成就感。年味就在赶集中体现着。

如果问我第二件让我感觉年味比较重的,就是去姥姥家帮忙贴对联。因为我从小没有爷爷奶奶,所以说,是姥姥姥爷把我带大的,和姥姥姥爷比较亲的,我们一家人会在过年的时候帮姥姥家贴对联。

贴对联的时候不仅有我们一家人,老舅一家也会上去帮忙,一大家子人忙里忙外的贴对联,最开始的时候,姥爷会拿扫帚把除去去年剩下的对联、挂钱,个子高的老舅负责站在凳子上贴挂钱和横批。

而我们就负责在屋里帮忙撕横批和挂钱,因为姥姥特别执拗,这么多年以来一直买连在一起的挂钱,所以,我们每次都不得不手动撕挂钱。也正是姥姥这么多年的坚持,这么多年的年味,才得以保留一直没有改变。

姥姥家的浆糊很特别,姥姥不让我们去买现成的浆糊,而是自己保留以前的传统,非要自己用面粉熬浆糊。无论妈妈怎么劝她,她都坚持要自己弄浆糊,而且还告诉我们,买的浆糊没有她自己弄的粘,拗不过她,所以,我们都很听她的话。

开始干活了,放上桌子,铺上废旧的报纸,然后拿着小刷子一层层刷浆糊,一张又一张,虽然说,姥姥家门口和窗户比较多,但是架不住人多力量大,不一会就满院红彤彤的挂钱了,这个时候特别有成就感,看见满院红彤彤的挂钱,在微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摆,也十分有年味。

每次贴横批的时候也特别有趣,姥爷还会左右思量,究竟哪个横批,哪扇窗户最好,这个窗户下又该贴哪张挂钱,感觉在姥爷眼中都特别有讲究。

每次贴完挂钱,手上都会留下红色的痕迹,但能帮姥姥家干上一点活心里也是非常开心的。小时候,姥爷总是嫌我碍事,不让我帮忙,而现在我终于长大了,姥爷也就不“阻止”我帮忙了。而自己也长大了一些,肯定多多少少能帮姥爷干点事情了。

每次帮姥姥家贴完挂钱,姥姥都会做上一桌子美食,这时候,经过辛勤的忙碌,大家早已饥肠辘辘,所以说,每次这个时候都感觉姥姥家的饭特别好吃,而在吃午饭前,舅舅还会特别有仪式感地放上一个礼炮。坐在饭桌前,看着升上天空的烟花,别提有多开心了,虽然说累了点,但是每次都感觉很幸福。

如果问,还有什么让你感觉年味十足的事情,我想我会记起每年过年的时候,跟着妈妈挨家挨户的看亲戚。因为妈妈的姑姑特别多,所以说,每年的重头戏就是看妈妈这些姑姑,也就是我的各位姑姥姥。

我几位姑姥姥都住在一个小区里,每次去看她们的时候,妈妈都会和老舅一起去,这时候,老舅的后车厢总会装满各种的礼盒或者饮料,一打开后车厢,就是满满的亲情。

妈妈总是提醒我人不能忘本,永远不能忘记这些曾经帮助过你的人,无论何时都要有亲情在。所以,每一年妈妈都会去看她的这些姑姑,而且妈妈希望我可以记住这些事情,每次去走亲戚她都会叫上我一起。一年又一年,不知不觉,我已经从小孩变成大孩,而后又已经长大成人了。

现在妈妈还和我说,每一年去看这些亲戚的时候,才感觉快要过年了,是啊,很多亲戚不走动都变得不亲近了,都说“远亲不如近邻”,但是亲戚毕竟是有血缘关系存在的,多走动走动那份“血浓于水”的亲情永远都在。

我们在长大,妈妈他们也在变老,不知道有一天,是不是妈妈也变得像姑姥姥他们那样,那时候,我定会将这份传统继承下去,逢年过节也去看一看我的亲戚们,无论何时不能让这份亲情变淡。

如果问哪一天最有年味了,那肯定是大年三十了。这一天,是年味最浓的一天。在读书的时候,每一年只有大年三十和初一妈妈才允许我休息,因为这一天不能读书,怕来年会“输”,虽说有点迷信,但是不用学习还是特别开心的一件事。

大年三十我会多睡一会,然后就和妈妈爸爸去姥姥家吃午饭,这一天很热闹,老舅一家也会上去,其实最期待的不是吃午饭,而是午饭后的“活动”。

每年大年三十的午饭后我们都会陪姥姥玩上几把牌。小的时候说是陪姥姥玩牌,其实,也是为了解解自己的“眼馋”。长大后,休闲娱乐的活动多了,但是午饭后陪姥姥玩牌已经成为了家族传统,就是为了多陪陪姥姥,让姥姥开心一点,都图个乐呵,也不在乎输赢。

但是小时候总也不懂,为什么爸爸明明牌不好,还总要“宣战”(我们这边的一种扑克牌玩法),每次“宣战”都得输,何必呢?长大后就明白了,爸爸是为了姥姥开心,故意输的。每次还会采取积分制,打够一百分,不管大家尽不尽兴都要及时止住,因为姥爷还要睡觉呢。真的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。

大年三十一般会回到自己家看春节联欢晚会,原来小的时候总盼望着春晚赵氏小品还能不能去,总是希望自己喜欢的明星今年能上春晚。春晚八点开始,恨不得六点就坐在电视机前面等着。

随着年纪的增大,春晚的吸引力远没有当初那么大了,但是看春晚已经是一种习惯了。可以少看,但是不会不看。有时吃年夜饭的时候错过了精彩的小品还会懊悔不已。

一年又一年,年味一直在流淌。希望每一年家家户户,都可以其乐融融的吃上一顿幸福的年夜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