环球新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、国际资讯

爱的构建,一种创造爱的能力

2021-01-26已围观 11 次来源:互联网编辑:环球新闻网

爱这个字,不同人看着会有不同的联想,或缠绵悱恻,或肝肠寸断,虽然理解不同,但几乎没人否认它的存在。我们用这个字来表达对恋人,对亲人,对友人,对国家,乃至对世界的一种情感。

但如果追问爱到底是什么时,被提问者往往会手足无措的开始搜寻记忆力的证据,因为它不像一个苹果那样看得见摸得到,也不像月亮那般即便摸不到、有时也看不见但我们知道它就在哪儿。爱,也许有人会说就是那种我有苹果就想跟一个人分享的情绪,也许也有人会说一起看第一场雪,或跟对方说今天的月色好美。

很遗憾,就算我们能找到再多的等价物,即便是那个象征着爱情的钻石也不能让所有人指认“这就是爱”。那么没有了一种实在的形态下,爱因此就不存在了么?

换个角度看,问一个人“国家”存在么,绝对会得到一个毫不迟疑的答案。但仔细追问下去,国家是什么?是那张画满了花花绿绿的地图?是海岸线国境线?是首都的标志性建筑?还是其中一个个努力生存的公民?可以说都不是国家,但也可以说他们部分的代表国家。国家是没有一个实体对应物的存在,我们不断地赋予它内涵以及外延,让人们在这个词上有着共同的想象。

那么同样没有实体对应的物的鬼到底存在么?这个问题提给不同的人,可以想象很难得到一致且肯定的回答。在科学的领地里,人们会说,“鬼”是不存在的。但同样是一个想象之物,我们可以把地图、海岸线、民族情感、首都标志赋予国家,并宣称国家存在,那为什么不能把一种黑暗的、影子般的东西赋予鬼,从而宣告鬼也是存在的呢?

可见,一种没有实体对应物的概念,是否存在,并不取决于这种赋予和宣称的形式,更根本的在于赋予的内容实质。

简单的说,虽然我们认为国家是一个实存物,很多时候我们也会用比拟的方式说,国家是母亲,国家像是一个人,内部机关在有机的运行,但我们都知道,国家自己是不会动的,不会有一个国家真正的“站起来”或行走在太平洋上,其背后的能动都是人。

换到鬼上,就不一样了,那些宣称有鬼的观点,除了赋予鬼一种形态之外,更关键的赋予了它们一种行动的能力,甚至有独立思考的能力,也就是鬼带有了人的特质。同样的,那些佛、神、仙,凡是能够被具象化、肉身化思考的东西,都被赋予了能动性。在大多数情况下,这种构建,都是会被科学所否认的。

对比来看,就更容易理解了。那些没有对应实体的概念,也就是人类利用想象构建出来的概念,如果我们只是指定它“是什么”,并能够获得大多数人认可的时候,就是存在的。但如果我们除了指定“是什么”之外,还宣称它“能怎样”,也就是这个概念具有了人的能动性时,这种存在就是虚假的。

比如我们可以构建一个苹果王国的概念,说世界上所有的苹果,就构成了一个苹果王国,这个概念只要大多数人认可,就可以说是存在的了。但如果我们还要说苹果王国会生气,会对人类社会发起攻击,这就变成了一种无稽之谈,是纯粹的幻相,不能用存在去衡量。

讲了这么多,回到爱本身。首先要确认的是,“爱没有肉身”,爱不是一个物体,它没有真实世界的某个直接对应物。就跟国家、鬼魂一样的,是人类思想构建的产物。

那么爱存在么?它存在,或不存在,这跟刚才提到的问题有关。

也就是当我们设想爱是什么的时候,爱就是存在的。爱是春天初开的花,是秋日明亮的月,是初雪中的散步,是大雨中的依偎,我们可以像赋予国家内涵一样,赋予爱很多东西,并宣称爱是存在的,这不会有人反对。

但当我们设想爱能怎么样的时候,爱就是不存在的。有句歌词“love can keep us alive”,爱能让人生存,如果把这个看作一种修辞是没问题,但如果说真的认为有一种爱,可以带有这种魔力,那就是魔法了。爱不能让人在一起,爱不能让人天长地久,爱不能保持人与人的关系,爱做不了任何事情。

也许有的人会反对说,正因为有爱,所以有些人才坚持着活了下去,也是因为有爱,一对夫妻才白头偕老。这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对爱最大的误解。

比如我们说“时间管理”,真的能管理时间么?姑且不去探讨复杂的哲学、物理问题“时间是否存在”。当人们说时间管理的时候,他们并不是说要去管理真正的时间,让有的时间快一点,有的时间慢一点,让某些天多于24小时等等,他们说的只不过是管理时间中的自己,让自己能在固定的时间内,有条理的做一些事情。

所以回过头来说,并不是爱能怎么样,本质上是人能怎么样。一种描述式的、故事性的、回忆式的爱是存在的,或者更确切的说,那些是爱存在的证明。但一种童话式的,能动式的爱是不存在的。

或者用另一句歌词来说,“爱是一种信仰”,就如我们不能说万能上帝一定存在,但我们却可以信仰上帝,并在这信仰之下去做事情。爱也是同样,我们不能说那种能改变一切爱的存在,但我们却可以在爱的名义之下,去努力改变什么。

那些认为我爱他,他也爱我,我们之间的爱会保持我们能够走到最后的想法,就等于我相信上帝的存在,上帝会保证我活下去,即便我什么都不做,我也能够吃饱穿暖一样。

爱不是具有实体的真实存在,爱不过是一种构建。虽然构建的目标是希望人相信,但其本质上是提前要有信仰,同时在信仰之下用想象力来创造行动。

一对情侣之前的爱,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在互动中,共同构建,共同确认的。他们用文明中,他人曾经创造出来的爱的那些证明,那些话语,作为构建他们之间爱的材料,用这些材料小心翼翼地搭建起属于他们的爱的这个字。

他们其中的一方,或者双方,相信彼此之间的爱,并用创造力去勾勒一个属于彼此之间爱的蓝图,然后用那些建筑材料,最终搭起了专属于彼此的爱的圣殿。

如果说,真的有爱,那也是独特的,每一种关系里,都有属于那段关系的独特的一所爱的建筑,那是爱曾经存在过的证明。

而当人们觉得爱已经不在的时候,并不是爱自己走了,只是他们已经不相信爱了,同时对这个爱失去了想象力,爱的建筑的骨架彻底的坍塌,即便有那些曾经的过往,那些作为证明的建筑材料,也只不过是一地废墟。

更细节的来说,在男女的情爱关系里,大多数的情况下,虽然是男人占主动,但说到对爱的控制却是在女性一方。男人在爱情中,是盲目的,是没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。而女性则是那个描绘爱情蓝图的人,男人只不过是制造一些爱的证明而已。

所以很多婚姻中,男人过了新鲜期之后,表现得趋于平淡无谓,但却能够维持。但当女性对爱情失望,并打算摧毁这个建筑时,婚姻就走到了尽头。因为没有了女性的想象力作为爱情的构架,再多爱的证据也不过是回忆的碎片。

也许好的爱的关系里,双方都是建筑师,也都是建筑工。不过这也就如大多数人所说,感情和婚姻,需要经营。但也有人想要经营却不得门道,问题就出在,很多人只不过是在制造一些爱的证据,却没有在上层去创造爱的蓝图。

像柏拉图说过,一切真实物都有一个完美的理念,真实物只不过是理念的体现。爱就如此,爱的理念越完美,真实存在的爱的证明就越精彩。但爱的理念不是天然存在的,不是普遍的,不是共通的。爱的理念是一段关系里,双方在思想中创造的,是想象力铸就的爱情摩天大楼的地基与骨架。

那么该如何去构建爱呢?或者说构建爱的理念,给爱打下良好的基础呢?

有的人喜欢在爱中制造惊喜,有的人喜欢享受浪漫,有的人喜欢创造回忆,但这些如果没有共同的爱的信念,也不过是一些残片而已。在这些的背后,一定要有一种强大的想象力,在沟通和相处中,制造出双方对爱的共同理解,哪怕是与他人不同的、甚至是极端的,但在这样一份关系中,是稳定的,且不断被赋予更多内涵,并在此之外添加更多回忆证据的。

回过头来,再问爱存不存在这个问题,似乎就有点多余了。爱跟人生一样,经历就存在了,但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,就如人为什么而活,不会有人能替代他人作出准确地回答。爱的证据,存在于人类历史和未来中,爱的理念却存在于每一段爱的关系里,是人独立构建并创造的一种美妙的东西。爱是什么不重要,爱能做什么也不重要,关键是一个人能够知道,自己要的爱以及在这份爱中自己该做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