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抱歉,全站内容审核中...

为了更加合法合规运营网站,我们正在对全站内容进行审核,之前的内容审核通过后才能访问。
环球资讯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、国际资讯

2022-11-24 已围观 8 次来源:互联网编辑:环球资讯网

碧春哭着,喊着,像只被惹毛的小公鸡。

听雪轩内,玄苍背对着门口,右手习惯性地背在身后,长身而立。

高大的身影,带给人十足的压迫感,让人大气都不敢出。

莫图与和坦站在一边,谁也没说话。

见碧春一直喋喋不休,还对玄苍出言不逊,莫图不由道:

“爷,奴让她……”

玄苍却抬起手,制止了莫图。

碧春的声音继续高亢、不满、和不得不压抑的愤怒,声声刺耳:

“那三株梅树,是县主在得知夫人怀上了小公子之后特意种下的,那代表着他们母子三人。夫人去世之后,他们便是夫人与小公子的替身,县主每日精心呵护着,就等着它们开花!玄苍王子,大小姐毁的根本不是梅树,而是县主的感情寄托,还有对未来的希望,您知道吗?”

玄苍的拳头倏而握紧,原来这就是梅树的意义,这才是她的真心,可她却从不会告诉他。

“玄苍王子,您知不知道我们县主都经历了什么?若是您还有良心,您就擦亮眼睛看看清楚,受委屈的人从来都是我们县主,而不是那个只会装模作样的大小姐!我们县主那么好,那么善良,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她?您知不知道,我们县主的清白就是被……”

碧春的话还未说完,云梦牵忽然跑过来,从身后一把捂住了她的嘴。

“唔……县主您让我说完……”

碧春挣扎着还想说,却被云梦牵强行拉走了。

听雪轩里突然清静了下来。

玄苍站在原地,久久沉默着。

莫图道:

“爷,那丫头对您不敬,要不要奴把她抓来……”

“你可拉倒吧!”

和坦急忙打断了莫图,

“你个老古板,你没看出来爷想听吗?”

“爷想听那样不敬的话?”

“爷若是不想听,早就出手了,还能容得那丫头把话说完?”

莫图疑惑地看向玄苍,在所有漠北人眼里,这位漠北战神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哪敢有一个人像碧春那样跟玄苍说话?

若是有那样的人,不用玄苍出手,恐怕漠北人民都会生吞活剥了他。

和坦从小跟在玄苍身边长大,说他是玄苍肚子里的蛔虫也差不多。

而莫图则是十几岁才到了玄苍身边,加之他性格木讷,不善察言观色,有些事自然没有和坦通透。

和坦此刻见玄苍紧握的拳,便知他心情不好。

抿了抿唇,和坦不由道:

“爷,您真应该改改您这脾气了,您看王子妃又瘦又苍白,好像风一吹就能倒下似的,轻得像根羽毛,您怎么下得去手?咱有话好好说不行吗,奴看王子妃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,您瞧她画那一手画、写那一手字,还有那琴弹的,想必一定是饱读诗书之人,您跟她平心静气地讲道理嘛!”

通情达理?

平心静气?

她何时有过通情达理?

何时能让他平心静气?

哪一次不是被她气得发疯发狂,失去理智得像个傻子!

不过和坦有一句话倒是说对了,她的确轻得像根羽毛,瘦弱苍白得好像随时能被一阵风带走。

想起她刚才在雪地里像只兔子似的小小的一团,他烦躁得想杀人!

“滚!”

他咬牙扔出一个字。

和坦吓得浑身一个激灵,想了想,知道玄苍定然是心情不佳,再说下去恐怕他自己也要遭殃,索性先走吧。

只是走到门口,他又不由得回过身来,道:

“爷,奴去替您看看王子妃吧,听碧春那丫头说,王子妃今天一天都没吃东西,好不容易想吃冰糖银耳羹,刚才那两碗本来是给您和王子妃准备的,结果打碎了,不知道厨房里还有没有了,若是没有,奴让德泽师傅做点吃的给王子妃送去……”

话刚说到这里,玄苍蓦然回过头,利刀一般的目光射向他。

和坦浑身一抖,眨巴眨巴眼睛说道:

“不说是您吩咐的,奴就说,是刚才奴吃的那一碗银耳羹的回礼。还有,奴可以证明,您今日是因为在望江楼喝了太多的酒,虽然号称漠北的千杯战神,但酒不醉人人自醉嘛,您还是有些喝醉了,才会对王子妃……反正您肯定不是有心的!”

和坦机灵着说完,立刻闪身到了门外,将门关上。

“分明就是在意人家,还不肯说,怎么没见你为云家大小姐烦心过?”

和坦边小声地咕哝着,边往厨房走去。

听雪轩里,玄苍沉沉地闭上了眼睛,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她的影子。

终于把她变成他真正的女人了,可是想着她的第一次不是给了他,他烦躁得想要杀人。

那个人到底是谁?

最好别让他知道他是谁,否则他一定会杀了他!

落梅阁里,碧春依旧痛哭着,仿佛被强迫的人是她,受了委屈的人也是她。

“县主,您为什么不让奴婢说?”

碧春坐在床边,狠狠抹了一把眼泪,

“如果玄苍王子知道您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对待,还会忍心这样伤害您吗?”

云梦牵坐在床榻上,双手抱着膝盖,整个人都像是放空了。

他刚才伤害了她吗?

他明知道她是不愿意的,却还对她做了那种事,的确是一种伤害。

可他却似乎一直在不遗余力地讨好她,让她置身一种无法言说的尴尬境地,那种感觉……真是该死!

良久,她才勉强笑了一下:

“如果他知道了只会嘲笑我,不知道又勾 引了谁,让人家按捺不住,偷偷地跟到芳华泉里。或者,那不过是我为了掩盖自己的不检点而编造的谎言。”

“他怎么能这样想?那分明是大小姐作的孽,您为什么不告诉他?”

“碧春,如果我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云梦蝶做的,你觉得他会相信我,还是会为我去找云梦蝶算账?”

听到这里,碧春渐渐垂下了头,老半天才咕哝道:

“县主,奴婢就是气不过,您明明这样好,为什么玄苍王子就是看不见?为什么他的眼里只有大小姐那个所谓的小新娘?五岁时拜过的天地,亏大小姐还记得,亏玄苍王子他还念念不忘!不仅念念不忘,他还把它当真了!不管大小姐多么坏,他都能照单全收,玄苍王子是不是瞎了?”

碧春想到了刚才在厨房里和坦说过的话,更是为云梦牵感到不值,

“县主,您知道为什么玄苍王子迟迟不与您拜天地吗?虽然圣旨上说,婚事从简,但是只有拜了天地才算是真正的夫妻,奴婢听和坦说,那是因为,玄苍王子十岁那年,与五岁的大小姐拜天地时就曾说过,他今生今世只会拜这一次天地,只会娶她一个人,所以皇上说婚事从简,他却连天地都不肯与您拜。”

碧春无奈地扯了扯唇角,继续说道,

“一个五岁,一个十岁,儿时过家家一样的一拜,竟然就定了终生。奴婢该说他们幼稚,还是该说他们浪漫?五岁时的大小姐,真的有那么好吗,让玄苍王子一眼就定了终生?那还是个娃娃呀!不过奴婢听和坦说,五岁的大小姐,生得就跟年画上的女娃娃一样,整个人白白嫩嫩的,红红的小嘴巴,眼睛又大又干净又漂亮,就像漠北的满月,尤其一哭起来的样子,别提多让人心疼了。不过和坦还说,如今他从大小姐的脸上,却再也见不到那双满月一样的眼睛了,倒是县主您的眼睛,很像他记忆中的样子……”

≮&看&评&论≯ 全文阅读

图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