环球新闻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、国际资讯

宝贝这样深不深啊 一个靠逼的黄色小说越黄越好

2020-09-24已围观 198 次来源:互联网编辑:环球新闻网

梁喜无奈的呻吟。算了,他的脸皮厚到她怎么捶都捶不破的地步。

“统统给你吃!”她直接把盘子移到他的面前,干脆喝冷茶,平息怒气。“你到底还要绕多少圈?干嘛不回答我的问题?”

“什么问题?”崔以平快乐的吃着蛋糕,眼神茫然的看着她。

她的嘴角微微抽搐。他是把她的话当做耳边风吗?

“症状!你说什么症状?”

和他在一起,她的脾气越来越不受控制,太诡异了。

“喔!你说症状……就是嗜甜症。”

“啊?我没听说过有这种症状。”

宝贝这样深不深啊
宝贝这样深不深啊(图文无关)

“医学上是没有,反正就是崔以平才会有的症状。”

“真是伟大。”她都没发现自己认识这么不得了的人物,在他身上还发生连专家学者都不晓得的症状。

“不要这么说,我会害羞。”他戏谑的回答。

她翻了翻白眼,“那究竟是什么病?”

“简单来说,就是热爱吃甜食,一天不吃,好像全身都会不舒服。”

“所以你才这么爱吃蛋糕?”她忽然沉下脸,“原来不是我做的蛋糕吸引你上门,而是你不得不吃?”

往下面塞东西虐阴小说

“若你做的蛋糕不好吃,我才不会来,干嘛委屈自己的胃?”

说得也是。梁喜赞同的点头,不悦的情绪消失无踪。

“不过嗜甜症应该可以用吃糖、喝饮料来解瘾吧?为什么只吃蛋糕?”

她发现他不太爱喝饮料,也不吃其他零食,所有甜食中,只吃蛋糕。

“只能吃蛋糕,只有蛋糕才可以解我的嗜甜症,其他甜食都不行。”

“那哪叫嗜甜症?要改叫蛋糕症。”

崔以平耸耸肩,“是这样吗?随便啦!嗜甜症也是我胡乱取的,反正我一天不吃蛋糕摄取糖分,就会浑身发烫、发痒,还会头晕不舒服。”

“真是怪胎。”她咕哝。

这世界真是千奇百怪啊!

“我不否认。”

“一出生就有这种症状吗?”

“超人不是一出生就是超人,好吗?”

“哪有人这样比喻?”她失笑,轻轻摇头。

“差不多啦!”他停顿一下,认真的思考,“到底是从哪时候变得爱吃甜点……啊!好像是认识她之后。”

“他是谁?”

“她……”他抿着唇,瞪着面前的蛋糕。

原来至今他还受到她的影响……摆脱不了她啊!

他想起前几天收到她传来的简讯,她想要来台湾找他,从未放弃过他……

眼看始终面带笑容的崔以平变得沉默,整间店静悄悄的,空气彷佛凝结,梁喜好难受。

他不但收敛笑容,眼神还异常忧郁,陷入让他不好受的回忆。

她不喜欢他皱着眉头、神情哀伤的模样,拿起一块蛋糕,凑近他的唇边。“吃吧!吃吧!”

他愣住,瞧着她别扭的表情。“什么?”

“吃甜点可以让心情愉悦。”她提高音量,掩饰害羞的情绪。“我跟你说,不是看你忧郁,我的心情变差,才亲手喂你吃蛋糕,而是我最近在减肥,你不把蛋糕吃完,我会很困扰。”

他隐忍笑意。她都把原因说出来,后面加上那句更可笑!她真的很有趣!不会说谎的女人……有够可爱。

“好,我很有义气,梁师傅既然在减肥,我当然要负责把甜点吃光光,不过用不着你提醒,我也打算嗑光。”

后面那句不说,她肯定会感动。梁喜没好气的瞪着他,“快点,手很酸。”

宝贝这样深不深啊
宝贝这样深不深啊(图文无关)

第2章(2)

崔以平的大手握住她的小手,以防她故意把蛋糕抹到他脸上,接着大口咬下蛋糕,瞅着她的脸颊逐渐变红,一开始困惑,直到她的手发抖,他不禁莞尔。

不会吧?梁喜小丫头被他看得害羞起来?好纯情啊!

“放手啦!”她咬着唇,用力缩回手,瞪着他过分灿烂的笑颜。他一定是看出她的紧张……可恶!这又不能怪她。

除了老爸身边那群小弟以外,她可是第一次和异性这么接近,还亲手喂男人吃东西,紧张是自然的,害羞是当然的,他干嘛笑得跟花痴一样?

刘瑞阳小芳jim

“听言妍说之前没看过你,是外地人吗?”她连忙转移话题。

“嗯,我原本是在美国,最近想旅行,才会来台湾,开着车到处逛,就找到这里。”他挑起眉头,瞥一眼方才握住她手腕的左手,彷佛是在回味摸着她的触感。

那触感不像一般女人的肌肤滑嫩,反而有许多伤疤的痕迹,摸起来粗糙,不过异常令他眷恋,心底有奇怪的骚动。

“原来如此,你是在美国定居?”

“对。”

“你是做什么的?为什么可以抛下工作来旅行?”

崔以平偏着头。他的身分可是很神秘的,不知道该不该跟梁喜提起?

虽然她的性格单纯,他也相信她不会是知道秘密就到处嚷嚷的人,但是他们才认识不过一个礼拜,还是别透露吧!

“咳,不要告诉别人喔!其实我是某个财团总裁的私生子,为了躲避他们的骚扰才跑来台湾。”

梁喜张大眼睛,“真的……咦?”她看见他为了忍住笑而嘴唇颤抖,当下脸色铁青。“崔以平,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呀?”竟然编造如此离谱的谎言戏弄她!她狠狠的踩他的脚。

崔以平来不及闪避,硬生生接收这一脚,俊颜微微改变。“开玩笑嘛!”

“不好笑。”她冷哼,“快点说实话啦!”

“哎哟!我都二十八岁了,难道连旅行的钱都出不起?无论我的职业是什么,现在就是个无业游民,懂吗?”

梁喜察觉他不想对她坦言,感觉两人之间有一道墙,胸口忽然闷闷的。“我是怕你是来骗吃骗喝的大骗子,不是对你有兴趣,不想说就算了。”

他眯起眼,微微叹气。她的情绪都写在脸上,生气了?

“准备在这里待多久?”她冷冷的问。

“短则两、三个月,长则一年半载。”

说短不短、说长不长的期限让梁喜的心情变得烦闷,本来还有许多她对他好奇的事想要问,顿时失去兴趣,不想说话。

崔以平是观察敏锐的人,看见她收敛笑容,眼里有藏不住的困惑,跟着焦急起来。

与方才的怒火不同,这次她是冷着脸。他宁可她发怒的逼问,也不喜欢她将他当成陌生人的模样。

一个靠逼的黄色小说越黄越好
一个靠逼的黄色小说越黄越好(图文无关)

然而是他亲自在两人之间划下界线,有什么资格要她别这么对他?

他的思绪复杂,开口竟也变得困难。

两人第一次陷入沉默……

梁喜到便利商店买饮料,一走出来便看见一群穿着制服的女高中生站在梁家喜事门口,她不明就里的走上前。

“今天没有营业,你们不知道吗?”礼拜一是固定休假日。

她们迅速转头,然后包围梁喜。

“知道啊!可是我们想来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遇上喜大人。”

“喜大人?”这是什么?梁喜轻蹙眉头,百思不解。

殊不知她陷入沉思的神情让这群少女都呈现疯狂状态,情不自禁的尖叫,纷纷拿出巧克力和鲜花。

看真人视频一一级毛片

“喜大人,我好喜欢你喔!”

“喜大人,跟我交往吧!”

“喜大人,为了你,我变成同性恋也无所谓。”

梁喜紧握手中装着饮料的塑胶袋,惊恐的瞪大眼眸,不自觉的往后退,却怎么也逃不出她们的包围,暗自哀号。

又来了?她又默默让少女们“恋爱”了?

她头晕目眩,试着冷静下来。

等等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好像是认识崔以平之后发生的悲剧。

之前她都待在烘焙室乖乖的做蛋糕,但是崔以平一天到晚跑来找她瞎扯淡,还一副“你不出来,我就进去”的鸭霸模样,为了不想让“圣地”遭受他的捣乱,她只好有空就跑出去找他。

似乎从那时候起来店里的女高中生就越来越多,当时她以为是崔以平的效应,没想到……原来也有人是冲着她来的。

脱离学生时期太久,毕业后都在花喜企业工作,在老爸的紧迫盯人之下,她身边没有机会出现闲杂人等,久而久之便忘了自己容易引来同性的关注。

此刻的情景让她猛然回想起求学时期,总是有一堆女同学、学姊、学妹示爱,再次体会身边只有女人、没有男人的悲惨经验,漂亮的脸蛋不由自主的扭曲。

“不……不好意思,我不是什么喜大人,请叫我梁喜。另外,我喜欢男人,你们的心意,我心领了。”梁喜扯动嘴角,勇敢的挺起胸膛,强调自己是正港女子,接着神情认真的婉拒。

少女们顿时泪眼汪汪,“可是……可是喜大人……”

严格说起来,梁喜不算长得太像男人,而是偏向中性,如果留长头发,微微一笑,简直是美女。

偏偏她酷爱中性打扮,身材又高瘦,就像从漫画中走出来的花美男,岂能不让少女动心?

“没事的话,我先走了。”梁喜尴尬的笑几声,缓慢的往后退。

少女们察觉她要逃跑,连忙上前一步,坚决不瓦解包围防线,继续眨着大眼睛。

“喜大人不喜欢女生也没关系,只要喜大人愿意让我们跟在身边,我们就很开心了。”

宝贝这样深不深啊
宝贝这样深不深啊(图文无关)

“跟在身边做什么?”她又不是妈祖要出巡,带一堆人干嘛?

“可以看着喜大人,我们就心满意足啦!如果喜大人需要什么,也可以告诉我们,统统都会帮你办到。”

“呃,我真的心领了。”梁喜深吸一口气,“想让我开心的话,你们就乖乖的回家念书,等以后考上大学,自然会碰上喜欢的男生,到时候就会觉得我根本没什么看头,懂吗?”

唉,说着说着,她都心酸起来了,她的春天到底在哪里?偶尔来一次少男包围好吗?

“喜大人,别这么无情嘛!就让我们跟在你的身边。”

少女们甩头,严格执行“我不听、我不听”的策略,个个逼近她,让她无法逃脱。

她欲哭无泪。不过是买个饮料,怎么会惹上恐怖的少女军团?谁来救救她?

宝贝腿打开我帮止痒

这时,一道高大的身影欺近,在少女们的注视下,将她们崇拜的喜大人搂进怀里,顿时鸦雀无声。

梁喜还没反应过来,后脑勺被用力一压,整张脸埋入结实的胸膛,头顶传来低沉的嗓音--

“不好意思,你们的喜大人名花有主了。”

少女们倒抽一口气,看着高大帅气的崔以平,面面相觑。

什么?喜大人和崔以平大帅哥?

这画面简直太值得流鼻血了。

“哇!这是怎样啦?”

尖叫声不断响起,受伤的灵魂一一出现,看着崔以平灿烂得可以跟阳光媲美的笑容,凄凉退场。

崔以平?梁喜急着想抬起脸,后脑勺上的大手却使力压着,她的脸紧贴着他的胸口。

“喂,我快窒息了。”她冷冷的开口,企图掩饰失控的心跳。

快疯了!为什么遇上崔以平,她的心跳老是不受控制呢?他到底对她做了什么?

“等一下,还有少女用痴恋的眼神看着你,反正都开始演戏了,要演得够真实啊!”崔以平一手搂住她的腰,深吸一口气,她身上的清香充斥鼻间。

他正想去便利商店买蛋糕解绩,没想到会看见梁喜被少女们包围的诡异画面。

在一旁看戏许久,发现梁喜快要崩溃,他才跳出来解救她。

“真的?还没走?”她不敢乱动,乖乖的任由他抱着。

“嗯。”他轻哼一声。

其实少女们早就跑光了,大街上人潮稀少,他们抱在一起的画面特别引人注意,不过他不会让梁喜发现这真相。

她抱起来好柔软,身上有淡淡的香气和甜味,一直勾动他的心,这种感觉实在太迷人了,让他舍不得太快放开她,乐得拿少女们当借口。

“到底还要抱多久?”她仿佛能听见他的心跳声,不自觉的脸颊绯红,心慌得想推开他。

“听你这话,很嫌弃我的怀抱喔?”他挑起眉头,“多少女人想投怀送抱,如今我自愿让你抱,你要抱着感恩的心用力抱啊!”

宝贝这样深不深啊
宝贝这样深不深啊(图文无关)

“你是佛祖还是耶稣?为什么我要抱着感恩的心抱你?”她没好气的反驳,小手抵在他的胸膛,可以感受结实的肌肉,脑海浮现他健壮的身材,这下不仅脸红,连耳根子都爆红。

她……她在胡思乱想什么?万一被崔以平识破她正幻想他的身材,会用多么机车的话取笑她啊?她要不要干脆去跳河算了?

梁喜深呼吸,试着平稳失序的心跳,却徒劳无功。

可恶!这小子干嘛不赶快放开她?

她恼羞成怒,直接动手推开他。“走开!”

在老爸的教导之下,她的拳脚功夫挺不错的,要是被她踹上一脚,肯定会痛得晕倒在地。

崔以平退开,赶紧站稳脚步,“喂,什么女人力气这么大?我差点跌个狗吃屎。你怎么这样对待好心帮你的恩人?”

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有恐男症,被男人抱太久,会失控踹人。”她低下头,佯装拍打衣服上的灰尘,用戏谑的语气掩饰脸红。

他咬着我的奶尖儿

“恐男症?这种谎话你也说得出口?”他失笑。

“你有嗜甜症,为什么我不能有恐男症?”她不服气的反驳。只有他可以罹患奇怪病状吗?

他脱她一眼,有恐男症,应该没办法让男人抱,她被他抱这么久才冒出这种话,根本就是借口。

不过算了,他干嘛跟她争论这个?

他耸耸肩膀,“你说得对。或许你确实有恐男症,否则怎么会身边都是女人?”

“啧,你别胡乱牵扯,恐男症跟我的好女人缘没关系,又不是我去招惹她们。”她确定没有脸红、心跳加速,才抬起头。

“你没招惹,她们却自动送上门?哇!真羡慕你,要不要干脆顺了那群小妹妹的意思?”他调侃的说。

她楞了下,旋即板起脸,语带嘲弄的说:“不好意思,我没打算这么做,倒是你,表现出这么有兴趣的样子,要不要试试改变性向呢?”

哼,他肯定是看到她被那群少女包围的画面太好笑,才会捉弄她。

不知为何,被他看见那么狼狈的模样,她的心口有些紧窒。

他会不会觉得她根本就是个男人婆,不将她当女人看待?

思及此,梁喜的神色更加黯然。

等……等一下!她干嘛在意崔以平的看法?

烦死了!她甩了甩头,想甩去古怪的想法。

他连忙摆手,勾起嘴角,“这个就不用试了,我的性向很清楚,我爱的是女人。”

“我爱的是男人,别再拿我开玩笑。”她瞪着他,随即垮下肩膀。“奇怪,我又没昭告天下,说我是同性恋,为什么她们老爱跟我告白?”

到底从哪一点看出她会喜欢女人?难道她又对她们抛媚眼而不自知?

崔以平瞅着哭丧着脸的她,安慰的说:“你干嘛这么在意?少女情怀总是诗,情绪比较复杂一点,说不定是把对你的崇拜误认成爱情。”

“是吗?”她的神情失落,心情郁闷,不解的问:“女人把我当成偶像崇拜,男人呢?当成好哥儿们?”

“老实说,我不懂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方才看到一群少女包围她,他着实不明白。

梁喜哪里像男人?

在他的眼中,梁喜是女人,而且还是吸引他的女人……

他吓一跳,眼底闪过一丝光芒。

不是吧?他们才认识两个月,他怎么可能这么快沦陷?

嗯……应该是错觉!他甩头。

“这点我也很困惑。”她只是不喜欢打扮得女性化,并没有觉得自己不像女人。

然而老是有少女将她误认成男人,是怎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