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抱歉,全站内容审核中...

为了更加合法合规运营网站,我们正在对全站内容进行审核,之前的内容审核通过后才能访问。
环球资讯网 汇聚海量最新国内、国际资讯

2022-09-27 已围观 7 次来源:互联网编辑:环球资讯网

在日本的语言体系里,想骂一个人以下犯上、自以为是,就说此人是“

关东军

”;想要骂一个人狂妄自大、邪恶阴狠、毫无才能瞎指挥,属于关东军pro升级版,就说他是“

大本营参谋

”。

“参谋”,在旧日本军队里,绝壁是个神奇的存在。

比如说,日本帝国主义战败后,投降的七名甲级战犯(东条英机、松井石根、武藤章、坂垣征四郎、广田弘毅、木村兵太郎、土肥原贤二)里,六个都是参谋出身。

再比如说今天咱们要聊得

“豺狼参谋”、“绝代恶人”

辻政信

,虽然其够不上甲级战犯的标准,但恶名恶行绝不亚于上面任何一人。

军刀组

1902年10月11日,辻政信出生于日本石川县一个小村庄,家境十分贫寒。

那年年初,日本刚刚与英国缔结防御联盟,与欧洲列强站在了统一战线上。接下来几年,国际地位的提高、日俄战争的爆发,日本军国主义迅速冒头,从军成了大批青年的第一选择。

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读军校不要钱。

贫穷的辻政信初中毕业就进入名古屋陆军幼年学校,除了最开始因为成绩太差险些失去入学机会,后来他的从军之路堪称顺风顺水。

从名古屋地方陆军幼年学校到东京中央陆军幼年学校,再到陆军士官学校,最后到日本陆军大学,他的毕业成绩分别是第一、第一、第三,简直是学霸中的学霸。

军国主义控制之下的日本,十分重视军校毕业生,所以优秀毕业生都会得到天皇(或皇太子)的御赐之物。前两次第一名,辻政信得到了两块御赐银怀表;陆军大学第三名,他得到了天皇御赐军刀(每期毕业生的前六名才能获此殊荣)。

重要的是军刀吗?肯定不是啊!在所有军校出身的军官里,辻政信这样的人被称为“军刀组”,每期6名,属于精英中的精英,是军国主义教育洗脑之下生产出的战斗机器,缺乏基本的人类感情,将来必定要在战场上飞黄腾达,前途无量的。

参谋

1936年,辻政信被派往伪满洲国任关东军参谋。此前他已经在日本入侵中国的“一·二八”淞沪战争中获得了功勋,如今再加上军刀组的光环,他搅弄风雨的能量犹如脱缰的野驴,彻底失去了控制(这也是当时大多数日军参谋的共性)。

换句话说,辻政信他膨胀了。

辻政信是石原莞尔“东亚联盟论”头号铁粉,张嘴就是大东亚,闭嘴就是白人帝国主义,苏联就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,每天上班,他都想挑起关东军和苏联的战争。

于是,1939年,在当时的“伪满洲”与蒙古边界诺门罕,日苏双方的军队分别代表“伪满洲国”及“蒙古国”交战。

关东军并不是辻政信脑补的那样“英勇”,日本不仅败了,还是惨败,关东军第23师团被他的馊主意一举葬送。

最牛逼的来了,面对让关东军损失惨重的辻政信,冈村宁次不仅没办法发落他,还得给他安排一个妥善的去处,愁得直掉头发。

1939年……冈村中将穿着件浴衣,手里拿着一本通俗小说杂志就接见了他。辻政信十几年以后在《亚细亚的共感》里面提到这件事还是恨得咬牙切齿:

“如果是接见参本作战课或者陆军省军事课来的参谋,中将肯定得手扶军刀,满胸的勋章挂得叮当响。可现在,我只是戴罪之身而已”。

都戴罪之身了还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呢,他这岂止是膨胀,都特么快爆炸了!

绝代恶人

诺门罕玩脱并没有影响辻政信的升迁之路,他从宪兵队干到日本国防部战略计划局;从侵华战场跑到新加坡策划邪恶的对华大屠杀;在菲律宾战场,他战俘平民一块杀,还自己下场“享受”杀人快感。

一次战役,美军已提出投降。辻政信问副官,倘若不接受美军投降,继续跟这些美军作战,是否胜券在握?

副官回答:“肯定胜券在握”。

本以为辻政信要求继续作战,但辻政信却笑着说:“那就让他们投降吧,确保他们全部交出武器后,先俘虏他们,再全部处决!”

还有二战中震惊了全世界的恶行、臭名昭著的“

巴丹死亡行军

”,也是辻政信的手笔:

日军偷袭珍珠港后,日本陆军配合行动开始侵略菲律宾,与美菲守军交战。激战数月后,近80000名缺乏补给的美菲守军投降,辻政信立刻下令强行将战俘押送到120公里外战俘营。

本来战俘就因为体力透支而投降,却全程没得到任何食物和水,强行行军6天,而且是边走边被日军殴打、枪杀、刺杀。到达战俘营之时,已有近15000名战俘惨死在路上。

巴丹死亡行军

他毫不掩饰地对部下说:“日本正在进行一场种族战争,日本士兵当为天皇殿下的荣誉而战,要让战胜的士兵转移到其他战场,战俘不是人,他们是累赘,要一律处决。”

据传,辻政信还极其残忍地杀害了美军中尉飞行员本杰明·帕克,不仅用钝刀砍断了本杰明的头颅,还命令手下分解尸体,下锅煮熟,命令士兵吃掉!

侵华战争、挑起诺门罕战役、太平洋战场暴行……辻政信到处蹦跶,恣意妄为,他的所言所行,就算在“日军参谋”这个疯批群体里,也算是最疯批的那一个,结果日本战败后,他竟然逃过了审判!

要说骚,还是辻政信的“逃亡”生涯骚。

日本刚投降不久,他就与国民党重庆政府合作,为国民政府军事机要部门工作,成为日本战犯进入国民政府机要部门任职第一人;

1948年,他预感国民党快撑不住了,于是逃回日本,一直蛰伏躲避盟国的通缉(没错,他当时是多国通缉的重要战犯);

1950年元旦,盟国宣布战犯搜索结束,没过几天他就公开露面,还迅速出版了自传《潜行三千里》;

20世纪60年代,他当选日本参议院议员。

如此渣滓几乎就要得到“善终”了,简直让人想大喊一声“苍天无眼”!好在,苍天还是在上边儿盯着呢:

60年代,越南、老挝、柬埔寨等地再次陷入政治动荡之际,辻政信以“对东南亚进行实态调查”的名义,再次化装成行脚僧侣前往,徒步老挝时失踪,死亡原因和时间至今不详。

辻政信的死亡原因,至今成谜,但可以肯定是遭他杀致死。至于是谁干的,说法各一,谁也搞不清。

时至今日,没人知道他的尸体在哪,全世界仍在努力地寻找当中。龙大姐觉得这种不明不白的“消失”方式,倒是与辻政信的疯狂相当契合。

呵呵,你到底死哪儿去了?

图文推荐